仍然以為「忍一忍就可以過去」、「不理它就可以無事」-联想台式电脑价格-夏津新闻
点击关闭

永春新闻-仍然以為「忍一忍就可以過去」、「不理它就可以無事」

乔家大院暂停运营

絕大多數善良的市民,仍然以為眼下只是一場反政府政策的示威,仍然以為這只是極少數人的暴力,仍然以為「忍一忍就可以過去」、「不理它就可以無事」。但連日來發生的嚴重的暴力事件,已令整個香港陷入極度危險狀況,這足以讓大多數人醒一醒了。

不甘心失敗的亂港勢力改變招數,昨日以縱火堵路、破壞交通設施、阻撓港鐵運作的極端方式,以圖徹底癱瘓整個香港交通,裹挾全港「打工仔」被迫參與「罷工」。不僅如此,更在全港七個地區發起極端暴力行動,包圍警署、襲擊警員,肆意攻擊、辱罵途人,其猖狂之勢,有如法國羅伯斯庇爾暴政期間所出現的瘋狂暴民與暴行。

這種與民為敵的暴行,說明亂港派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同時也是黔驢技窮的地步。事實上,昨日癱瘓交通已經令民怨四起,全港各地都出現喝止「黑衣暴徒」惡行的事情發生,一位受困於港鐵並險些流產的孕婦,其丈夫更是在記者面前痛斥暴徒:「一直叫政府反省,有沒有反省過你們自己!」而更多的市民則是寧可排長隊、寧可轉乘多次,仍然要趕回崗位,他們用樸實的態度、用實際行動向癱瘓香港的暴徒惡行說不。

香港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刻。長時間的多地馳援與四處奔走,我們的警隊已經到了體力和精神將近崩潰的臨界點,他們固然需要更堅定的支持與鼓勵,但畢竟終有力所不逮之時,香港要自救,必須靠全體熱愛家園的市民的團結和努力。要勇敢地站出來,堅定地向暴徒及亂港勢力說不。兩個月前沒有喊出來,一個月前沒有站出來,今天就再無忍讓與退縮的理由。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只能在沉默中滅亡。萬眾成一心,眾志可成城,只要團結,終可戰勝暴徒,平息暴亂。當強大的民意展現出來之時,也就是香港驅散烏雲之日!

不論是從事什麼行業、不論身處什麼階層,在如此嚴重的暴力行為面前,在「一國兩制」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面前,如果仍舊以為「忍辱吞聲」就可以過去,那麼,七百多萬香港市民過去所擁有的繁榮穩定、下一代本應得到保障的福祉,都將成為泡影。更別說已經動盪不安的經濟及金融環境,正在隨着暴亂的加劇而滑向崩潰的深淵。

但是,香港大多數市民還是太善良了,各行各業的港人仍然天真地相信暴徒還有良知和底線,還以為他們不敢痛下殺手。因是之故,過去兩個月來,譴責暴徒的仍然是少數,表態反對暴力的立場仍然不多,支持警方全力執法的聲音也未能凸顯出來。更有甚者,一些過去在香港擁有影響力的「意見領袖」、過去一直在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過程中獲得巨大政治及經濟利益的大資本家們,仍然保持令人不解的「默然」。

香港當前亂局,不僅僅在於暴力活動持續不斷,更在於整個社會運作的機制乃至於最基本的法治與道德底線,都有不復存在的危險性。昨日由早到晚,從新界到港島,狼煙四處,警察疲於奔命,市民驚恐萬分,香港陷入極度混亂之中。而亂港派發動罷工失敗後,更以癱瘓交通的方式圖徹底癱瘓整個香港。面對如此複雜嚴峻形勢,固然要堅定支持並依靠警隊全力執法,更要靠全體香港市民自己,要勇敢站出來,堅定地向暴徒說不!

即便是對香港形勢再樂觀的觀察家,也會對當下所出現的亂象感到吃驚。持續近兩個月的暴力,已經將香港推向半戰亂的境地。任何對法治與文明仍然抱有希望的人們,都會對香港這個曾經活力四射、文明先進地區如今的境況感到無比的悲哀。

兩個月來,從「野貓式」攻擊,到「集團軍」式的襲擊,儘管對香港社會造成了嚴重破壞,但眼見無法逼迫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採取更強硬措施,而香港社會民意仍未完全倒向其一邊,亂港勢力於是意圖孤注一擲,發動全港性「罷工」、「罷課」、「罷市」,尤其是要以癱瘓政府及公共服務部門、破壞香港經濟發展的根基和穩定局面,去製造更大的社會亂象。然而,不論是社會迴響還是實際參與人數,「三罷」都只能用慘淡來形容,絕大多數公共服務部門員工堅守崗位,響應者寥寥。

來源:大公報8月6日社評責任編輯:陳西

在幕後操控著整個形勢的亂港勢力,其意圖十分明確。早在半年前就開始醞釀策略、集結人力與物力、部署落實各類行動。從六月九日開始的大規模示威,到七月一日的極度暴力與佔領立法會,乃至七月二十一日包圍中聯辦污損國徽、八月三日及五日兩度污辱國旗,一步步進逼,事件的本質已經極其清晰。眼下的這場前所未有的暴亂,絕非什麼「政見分歧」,更不是什麼「爭取自由」,其打出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以及到處可見的美英國旗都在說明,這是一場挑戰國家主權底線、徹頭徹尾的「顏色革命」,是暴力顛覆政權的分裂活動。如果香港市民仍然姑息,如果社會大眾仍然坐視不理,暴亂就無消停之日。

今日关键词:南京最牛违建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