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不要说之前太子站死人传言盛行时-夏津新闻
点击关闭

對派政府-更不要说之前太子站死人传言盛行时

囧妈预告

部分人說警方上月太子站打死示威者甚至無辜市民,但一直拿不出確實證據,如今反倒是暴徒們險些打死平民,不知同一班人又作何想法?而更令人心寒的,是當時在場的眾多黑衣人,竟沒有一人上前阻止暴行或保護這名普通的市民。孟子提倡性善論,說人皆有惻隱之心,見孺子入井也會不忍而救人。但看看自詡「義士」的眾多黑衣人,不僅沒有一人挺身而出,周遭眾人反而舉傘掩護施暴者。當這名普通市民倒地後暴徒仍未罷手,拳腳還不斷朝其身上招呼,這不要說是惻隱之心,恐怕連殺人之心都有了。若套用一句孟子的說話:「無惻隱之心,非人也。」

這場政治風暴在6月剛開始時,反對派採用「和理非」與「勇武」混雜的形式,即每次待「和理非」遊行結束後,「勇武」才「蒲頭」與警方發生衝突。以結果論,這種方法相當有效地催動民粹,讓反對派有一定「民意」在手。但至今3個多月,大家開始發現「勇武」愈來愈不客氣,往往「和理非」遊行仍未結束,便已然開始佔據馬路、打砸港鐵站、衝擊警方甚至打人。

圖:暴徒瘋狂毆打無辜市民,欲置對方於死地

在此亦希望反對派支持者能醒覺,你們支持的究竟是一班怎樣的人。當初元朗721事件,既然大家都齊聲譴責白衣人無差別襲擊,斥其是恐怖分子,何以這次能不譴責襲擊平民的暴徒?有句話說得好:「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

反對派政客與暴徒何異?林毛二人之辭,只能妄想騙倒無知者。首先,請問那位愛國男子犯了什麼法?傷害了什麼人?如果沒有,那暴徒究竟想「私了」什麼?其次,以暴易暴之所以成氣候的最大原因,是暴力沒有得到遏止之餘,反而有些人不斷以「不割席、不分化、不篤灰」作藉口,變相鼓勵更多人使用暴力。反對派每次都說跟暴徒搭同一條船,等於是為暴徒撐腰,放縱他們使用更多更大的暴力。

那一向以「爭取民主」為己任的香港反對派,對這件事又有何表態?答案是「顛倒黑白」!反對派昨日召開的記者會,對暴徒幾乎打死人一事隻字不提,更不要說之前太子站死人傳言盛行時,他們每日如何大造文章;不僅如此,林卓廷聲稱是警方選擇式執法,間接鼓勵市民「私了」,毛孟靜則表示特首林鄭月娥是「以暴易暴」風氣的罪魁禍首。兩三句說話就想把所有責任甩給警方和政府。

更諷刺的,是前日的「民陣」遊行稱是為了響應9月15日「國際民主日」。那經此一役,全世界無疑都能看清楚暴徒口中的民主是怎麼一回事:簡單而言,就是只有他們才能代表民主,任何不支持他們的,都是「民主的敵人」。而只要憑藉民主之名,就可以超脫一切法律規管,憑其個人判斷對異見者動私刑。如果各位不知,按一般定義,這種做法通常被稱作「獨裁」。

這表示,這場政治風波已開始失去方向,暴徒對特區政府堅拒答應剩下的「四大訴求」感到不耐煩,繼而用更激進的手法圖令政府屈服。但這也愈能令市民看清他們的真面目,絕非秉承其口中所謂民主自由的「義士」。

過去一段時間,太子站打死人的傳言甚囂塵上,不料剛過去的周日,灣仔幾乎要發生打死人的慘劇。但險被打死的是黑衣暴徒嗎?正正相反。當時一名中年男子只是在示威人群中高呼「愛中國,我是中國人」,隨即招來一大群暴徒拳腳侍候,更被雨傘瘋狂攻擊。該名男子最終被打至失去意識,口鼻浴血,送院後更一度危殆,幸入夜後情況好轉,沒有鬧出人命。

今日关键词:国考首日报名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