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外汇套期保值业务的房企不只是阳光城-夏津新闻
点击关闭

美元企业-展开外汇套期保值业务的房企不只是阳光城

文咏珊意大利婚礼

公告指出,擬開展的外匯套期保值業務包括但不限於:遠期業務、掉期業務、互換業務、期權業務及其他外匯衍生產品業務,嚴禁使用任何帶有投機目的或性質的外匯衍生產品。

觀點地產網經濟不景氣的當下,降息成為全球大趨勢,而以降准應對的中國成了「特立獨行」的一個。這或許也是為何自9月以來,離岸人民幣匯率從最高的7.1959,反彈至7.06左右的原因。

在上述公告中,陽光城便表示,將進一步借鑒其他優秀企業的匯率風險管理經驗,包括儘可能進行貨幣幣種匹配的資產、負債自然對沖;進一步細化原有的外匯套期保值工作流程、內部管理機構;並引入更多專業部門進行宏觀形勢、外匯市場的分析等強化管理動作。

目前,為了應對匯率問題,展開外匯套期保值業務的房企不只是陽光城。據觀點地產新媒體不完全統計,自去年二季度人民幣進入貶值通道以來,包括萬科、新城、廣宇發展(000537,股吧)等多家A股上市的房地產公司均表示將展開相應業務,以應對匯率貶值風險。

顯然這不是一個小數目,而且需要注意的是,陽光城不像其他房企有在境外置辦資產,能通過當地貨幣現金流抵消掉匯率的漲跌影響,產生自然對沖,因此所能採用的方法自然主要靠套期保值業務。

對於陽光城而言,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外幣貨幣性項目凈額僅為6.63億美元及9.43億港元。但按照陽光城測算,在其他變量不變的假設下,假定港幣與美元繼續維持聯繫匯率,美元/港幣匯率變動上升/下降1%,將會導致其股東權益和凈利潤減少/增加5385.69萬元。

只是,身處全球資本市場變幻莫測的大潮中,當局者迷,那麼誰能成為弄潮兒?

但是,儘管萬科是一家被行業視為財務管理標杆的企業,依然被匯率波動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數據顯示,因為2018年二季度開始的貨幣貶值,導致當年萬科產生匯兌損失約13.2億元。而在匯率較為穩定的2017年,這個數字是3.59億元。

現在,不明朗的全球經濟前景,讓人民幣匯率波動加劇。其間,房地產企業自然不能例外,在各種窗口期大量發行的外幣債券,使得其成為房企受匯率波動影響的重要因素,陽光城(000671,股吧)也是其中一員。

為此,陽光城9月15日發佈公告表示,授權香港子公司陽光城嘉世國際有限公司開展外匯套期保值業務,主要外幣幣種為美元及港幣,交易上限不應超過進行外匯套期保值交易當時的外匯風險敞口總額。

若按照離岸人民幣匯率7月1日開盤價6.8206及9月15日的收盤價7.0518、貶值3.39%簡單計算,在此期間,陽光城將承擔股東權益及凈利潤損失約為1.83億元。

解局 | 從局外到局內,觀察和解讀行業、企業與市場的真實一面。

陽光城表示,在合法、審慎、安全、有效的原則下進行外匯套期保值,不進行任何以投機為目的的外匯交易,所有外匯套期保值以規避和防範匯率風險為目的,但其中仍然存在極大的風險,就是外匯變化的不確定性。

「每家企業都要做匯率方面的管理,人民幣貶值,在兌付的時候就需要花很多成本,這些都會反映在當年的業績上。」就開展外匯套期保值業務一事,吳建斌在接受觀點地產新媒體採訪時表示:「匯率管理很重要,我們還需再做3至5億美元。」

具體表現為,在外匯匯率走勢與公司判斷匯率波動方向發生大幅偏離的情況下,公司鎖定匯率后支出的成本可能超過不鎖定時的成本支出,從而造成公司損失。

這也其實也反映出房企們的心態,雖然外匯套期保值業務專業性較強,複雜程度較高,但是房企長期與資本市場打交道,似乎看上去並沒有什麼難度。

陽光控股執行董事、陽光城集團執行副總裁、全球合伙人吳建斌曾在公開場合直言,將有房企因為外匯損失影響業績。

萬科在2019年半年報中提及,為控制匯率波動風險,其將堅持對外幣資產/負債匹配性、期限結構、境外流動性風險等進行動態管理,採用自然對沖及適時購買套期保值工具管控匯率風險敞口。截至報告期末,萬科有效交叉貨幣掉期餘額為20.91億美元。

換而言之,陽光城未來將通過國際金融市場的一系列交易,通過鎖定遠期匯率,進行反方向投資,以沖抵匯率變化的負面影響。

擁有海外資產能自然對沖外匯風險,且早已準備好相應套期保值工具的好學生萬科尚且如此,對於其他房企的影響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而這部分成本相對來講也是較為高昂的,吳建斌表示:「一般匯率掉期,對沖,三個月、六個月或者一年,都會收取不同的費用,這個費用確實很高。沒有做外匯管理可能是兩個因素,一是看不清楚人民幣是否貶值,二是沒有意識。」

今日关键词:袁惟仁瘦成皮包骨